《龙族》出版十周年之际,由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的修订版《龙族》第一卷、第二卷于2020年10月15日正式面市。新书上架首日,投放当当平台的签名本便销售一空,快速占据各大友商平台新书销售榜,并引爆了抖音平台的热门话题。为了庆祝新书出版,作者江南还携手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5日晚,以直播的形式与读者们分享了此次修订版新书。直播活动邀请了李敬泽、蝴蝶蓝、笛安作为场内场外嘉宾,同时连线了喜爱江南和《龙族》的场外观众。整场直播活动参与人数众多,读者们兴致高涨,气氛热烈。

据悉,此次修订版经由作者江南数次反复斟酌,增加六万余字。十年沉淀,承载其中的文字力量,不仅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单薄,反因时月增长而更加深沉醇厚。

《龙族》动笔于2009年,作者十余年笔耕不辍,目前共有四卷总计六册面市。这部作品跨越十年时空,陪伴着无数读者成长。对于它的作者江南来说,横跨十余年的创作充满了艰辛。“每天早上起来就觉得欠读者的。如果说今天写完了,还完读者的账了,就会觉得,这是有意义的一天。”

江南秉持对读者负责的态度,希望他们能够在自己的作品中获得蕴藉,“孩子在成长过程中,总会有个阶段觉得自己是无助的——像荒原上的孩子,和世界难以沟通,需要别人给他力量。《龙族》是写给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的书。当他们需要勇气时候,能给予他勇气的,可能是他的朋友家人,当然更有可能是他读到的文学作品。”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带给青春期的孩子力量与勇气。

支撑江南创作的另外一个原因是,他少年时期就阅读了大量的经典作品,“总想写一本厉害的作品。”写到后来,到了一定的阶段,随着他对经典文学作品的理解的深入,“我会想,写给与我心境相同的人看。”

“修改之后最满意的地方是文字,新版的文字要更简练、有张有弛。在烈火烹油的时候是热烈的,在铺垫的时候是行有余力、张而未发的。”江南介绍道。

同为作家的笛安非常敬佩江南修订旧书的勇气:“我从来不会从头到尾再去看我写的长篇,总觉得那是一个过去的自己,被遗留在那儿,有很多尴尬的瞬间,就像翻小时候的照片集,我是没有勇气的。”她认为,修订一部数百万字的长篇作品,如同中学的时候跑四公里冬季越野长跑,长跑最多半小时就会结束,写作却要支撑这个过程一年、两年甚至更久,中间会有无数次觉得想要放弃。

在经历了修订过程中的诸多艰辛之后,学会了和自己和平相处。“因为我接受了十年前写这部作品时不成熟的自己”,也许旧作会让人看到许多从前的瑕疵,“但是旧作就在那里,不可能改变。一个作者回望自己的创作历程时,不可能改变自己十五岁、二十五岁甚至三十五岁时候写作的心情。”

江南在写作之前,觉得自己是个读书挺多的人,但写玄幻小说需要很多积累。因此在高强度的写作过程中,他时常面对素材不够的处境。每当写作遇到瓶颈时,他就会通过阅读与旅行来弥补自己知识点的不足。正如他的好友、作家蝴蝶蓝所言:“阅读是作家的本能。”

旅行则为江南提供了更多的小说细节和质感。《龙族》为大家展现的世界是一个完全意义上异域与他者的世界,笔力所至,无一不纤毫毕现如真实存在。昂热多元文化融合而成的小说,需要的不仅是来自书本的知识,也需要旅行为作家提供更多真实的感受。他在涩谷偶遇皮肤染黑的女孩子、在俄罗斯参观东正教堂……异国的街道与人群成为他书多元文化中真实细腻的笔触。

“旅行的好处是,旅行的过程中心情比较放松,能够想到更多的东西。而读书,重要的是日常积累。”

《龙族》设定,在人类之前有一种巨大的古代生物曾经统治过世界。但它内在的架构,其实是写一个人的自我、本我与超我,不断向人物的内心世界进行挖掘,每一个混血、每一条龙,他们的自我与本我,是人心底的欲望以及与世界相处的模式,而他们的超我则是他能够实现自己伟大目标的道德观、价值感。

笛安表示,最喜欢《龙族》第二卷。她认为《龙族》构建的世界特别吸引人,类型小说的故事架构也许类似,但《龙族》把所有元素融合到一起,把少年生活与魔幻故事的氛围融合在一起,“特别具有江南的味道”。其对龙的塑造,“既有中国神话的本体,也有北欧神话的元素,甚至日本文化的特征。将各种元素融合,构建一个完全独立的世界体系,非常难做到。”

李敬泽则特别赞赏《龙族》对世界的理解,“称之为通俗文学也好、类型文学也罢,《龙族》其实是一个关于梦想的文学。在梦想中我们都希望有另一种生活,不同于现实的另外一个世界。在这个意义上,几乎所有的通俗文学都是幻想文学。像《龙族》这样,一个架空的、幻想的、完全创造出来、极其丰富和复杂,以至于我们要一直伴随着去生活和成长,实现我们内在梦想的文学,大概是我们永远需要的文学。”

李敬泽与江南都毕业于北大,一个60后、一个70后,但他们在大学阶段都没有预料到自己以后会从事文学工作。“文学是很奇妙的,不一定在大学中习得,可能是你心里,有那么一个东西会忽然醒来。”李敬泽说。

李敬泽用“脆弱”与“孤独”来形容江南。“江南是个很强大的人,但一个里里外外都那么强大的人,不会写出《龙族》这样一、二、三、四卷超长篇的作品。一个达到自我完整的人,他不用写作。”

江南面对真实的生活,比较缺乏安全感。“总会陷入一层又一层的迷茫,当我刚觉得自己解决了前一个迷茫的时候,下个迷茫就在等我了。总想走出去,但这么多年,也知道自己的性格就是这样,虽然很徒劳,但还是想走出去,这个过程中,有点挣扎。写出来的东西,就会疼痛一些。”

但李敬泽却觉得,“一个梦想者,一定要和自己内在的脆弱和孤独作斗争。一定是在梦想中让脆弱变得坚强。”

十几年的写作,江南在文字的累积中不断成长。正如李敬泽所言:“江南最开始是青春的书写、成长的书写,写到第四卷、第五卷的时候,已经不是刚开始的那个青年了。那么书中的世界、小说中的人物,都要变了,他还是那个怀有梦想的‘衰中年人’吗?”

面对时间带来的变化,江南表现得比较坦然,“不是每一部作品都有机会成为伟大的作品。我主要对读者负责,把作品写完。至于作品是否能成为伟大的作品,要看时间和读者给予它的命运。”

与江南一样,《龙族》书里的人物也有自己的变化与成长。主人公路明非对诺诺的感情是荡气回肠的,“后来我觉得,光有爱情不够。这是一个让他成长的女孩。他在成长的过程中遇到了这个女孩,爱情就不只是爱情,而是伴随着成长,承载了更多的生命体验。”江南说。

《龙族》第一卷到第三卷都已经修改完毕,人民文学出版社之后会推出后续的几卷。面对众多网友的催更,江南表示“家中有稿,心里不慌”,虽然第五卷的修改量比较大,但目前也已经完成大半。未曝光的存稿,更是多达八十余万字。

对书中人物的最终命运走向,江南正在努力调整。如楚子航忽然从世界消失,江南在后续的故事中将他救了回来,“他已经死过一次,不能再死了。”夏弥和绘梨衣还会再次出现吗?路明非是白王吗?这些疑问都将在书中获得确定的回答。

“最开始设想的结局不是大团圆的,但因为这部作品陪伴了许多读者的整个青春,所以一直在努力做结尾的调整。可能不会写成传统的大团圆结局,但相信这个结尾不会让读者感到失落,他们的青春,还是要往上走的。一个圆满的结局是让每个人都有价值。”江南介绍。

本次新书封面的设计非常亮眼:封面、封底展开是一张完整的图画,想象中的尼伯龙根与现实世界的城市同时出现在画面中,城市高架桥上飞驰的地铁、远处嶙峋的山峦、展翅而飞的龙共同构建出一幅现实而又非现实的奇幻场景,大地上遍布岩浆与火焰,身处其中的少年,留下孤单寂寞的剪影。书籍封面图来自插画师于然,他是《龙族》多年的读者。他认为,能够为《龙族》画封面图画,就像是沿着少年时代的梦一直往前走,在青春的尾巴幸运地触到了理想的衣角。

直播连线中川大的读者们,拥有同款幸运。他们为《龙族》十周年策划了剧情歌曲,既为纪念《龙族》出版十年,也为修订版新书送来祝福。正如其中一位读者所说:《龙族》对于很多喜欢他的读者,已经不再是一部小说,更像是一个青春的印记和一种成长的陪伴,让“衰小孩”们在那些烦闷枯燥的时光里增添了许多的幻想和快乐。

近日,江南已开始新版书籍的巡回签售活动。人民文学出版社也将推进第三卷《龙族》的出版。(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韩寒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xcjinyaoshi.com/,昂热

Categories:亚博标准网
Tags:昂热
Published on :Posted on

Post your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