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xcjinyaoshi.com/,阿斯顿维拉

日前,大博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大博醫療”)被曝捲入兩起受賄案。隨著行賄事件輿論的發酵,大博醫療去年12億營收的年報再次成為了公眾的關注點。不過,這次的“關注”,疑聲似乎比掌聲多點,大博醫療也因此“現形”。

據中國網報道,福建省石獅市人民法院的最近兩份刑事判決書顯示,2011年至2017年間,大博醫療銷售代理陳某1、陳某2多次向石獅市總醫院骨科副主任王某、骨科一區診療組組長吳某賄送醫療器械回扣款,行賄金額達366萬元。

最終,福建省石獅市人民法院判決,吳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緩刑三年六個月;王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,緩刑三年三個月;二人違法所得予以沒收,上繳國庫。

大博醫療成立於2004年,是一家以骨科、神經外科、微創外科為主的綜合性醫療上市企業,截至16日15時34分,其總市值達401.8億元。大博醫療披露的2019年年報顯示,公司實現營收12.6億元,同比增長62.77%;歸屬凈利潤4.65億元,同比增長25.32%;扣非凈利潤4.23億元,同比增長30.23%。

4月,大博醫療如期披露今年一季度報告,報告期內,公司營收2.3億元,同比增長5.89%;歸屬凈利潤8919萬,同比增長7.85%,扣非凈利潤6894萬元,同期下降6.62%。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,眾多醫藥企業業績低迷、債務纏身時,主營骨科創傷類植入耗材的大博醫療卻脫穎而出,被投資者看好。

不過,隨著此次行賄案件的發酵,大博醫療被大眾扒下了光鮮的皮囊,質疑聲蜂擁而至。譬如,有質疑聲表示,2019年營收12億元,銷售費用達4.098億,同比增長238.86%。公司銷售費用是否高於行業?高銷售費用是否與商業賄賂關聯?

對於銷售費用過高一事,大博醫療在年報中就曾解釋,為順應國家“兩票制”政策的實施,在實施兩票制的省份,公司與第三方服務提供商發生的手術跟臺、物流輔助服務等相關服務增加較多。同時,伴隨公司業務規模增長,阿斯顿维拉銷售人員數量及薪酬也相應增加。

不過,這一解釋説服力似乎不高。中國網通過數據對比後,做出以下報道,“大博醫療銷售費用增長過快,銷售費用中市場開發及技術服務費佔比較大,即市場拓展費用較大,銷售人員薪酬佔比不高。結合上述行賄案情況來看,大博醫療可能通過市場開發及技術服務費處理了相應費用,公司的增長主要來自市場推廣的投入,而這部分推廣費用可能涉及商業賄賂。”

記者注意到,在大博醫療2019年年報銷售模式介紹中,在市場推廣方面,大博醫療也稱,“公司注重與醫生之間的互動,定期拜訪有豐富手術經驗的醫生”。

其實,阿斯顿维拉大博醫療的皮囊裏遠不止商業賄賂這一醜聞。經濟日報-中國經濟網記者發現,大博醫療曾捲入多起器械安全事故——鋼板斷裂,致使患者傷殘,公司捲入多起訴訟。

2018年12月11日,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《張某、大博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醫療産品責任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》顯示,由於骨折,張某手術植入由大博醫療生産的微創大型遠端鎖定板、並以螺釘固定斷骨。3個月後,張某植入的鎖定板突然從中間崩斷,並造成其已基本癒合的原骨折部位再次受到損傷。廣東省江門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,該案案由為醫療産品責任糾紛。張某因植入體內的內固定鋼板斷裂受到損害,同時,該鋼板植入張某體內,應排除外力所致的可能性,且該鋼板使用時間不足三個月,屬不合理的使用期限,應推定為該鋼板品質存在缺陷,大博醫療應對鋼板斷裂造成張某的損害承擔責任。

無獨有偶,大博醫療並沒有吸取教訓,鋼板斷裂事故再次發生。2019年7月31日,中國裁判文書發佈的《大博醫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、江西銅業集團(德興)醫院醫療産品責任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》顯示,洪某因使用大博醫療生産的、經鑒定為缺陷醫療産品的螺釘造成身體損害。

其實,大博醫療涉及的醫療産品責任糾紛遠不只有上述兩起。2018年12月18日,中國裁判文書發佈的《苗某1與深圳寶興醫院醫療損害責任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》顯示,苗某1訴被告深圳寶興醫院醫療損害責任糾紛一案中,深圳寶興醫院指出,大博醫療生産的空心螺釘存在品質問題,導致克氏針在手術過程中斷裂無法取出,大博醫療應該承擔相關的賠償責任。不過,法院駁回了深圳寶興醫院這一訴求。值得注意的是,深圳寶興醫院未申請對斷裂克氏針的品質進行産品品質鑒定。

2019年12月28日,中國裁判文書發佈的《盧某與清鎮骨科醫院、江西省金潤醫療科技有限公司醫療損害責任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》顯示,盧某訴訟稱,自己使用了由大博醫療生産的內固定鎖定板,其品質存在缺陷導致斷裂,從而致使其未能正常康復,大博醫療應該承擔責任。同樣,法院駁回了這一訴求,原因是訴爭的斷裂內固定鎖定板還在盧某體內,因其自身的原因盧某不願取出,且大博公司不認可固定鎖定板存在品質問題,法院無法判斷盧某體內的內固定鎖定板是否存在品質問題,及該內固定鎖定板係大博醫療生産。

此外,大博醫療的産品品質抽檢結果也令人堪憂。企查查顯示,廈門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在對大博醫療的檢查中,大博醫療12次檢查被要求限期整改。最早的一次限期整改發生於2017年4月27日,最近的一次限期整改發生於2018年12月17日。這樣看來,每2個月,大博醫療就被要求限期整改一次。

同時,大博醫療子公司博益寧(廈門)醫療器械有限公司7次檢查被廈門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要求限期整改;子公司施愛德(廈門)醫療器材有限公司共9次檢查被廈門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要求限期整改,1次檢查結果為不符合,時間主要集中在2017年-2018年間。

免責聲明:中國網財經轉載此文目的在於傳遞更多資訊,不代表本網的觀點和立場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
中國網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領導,中國外文出版發行事業局管理的國家重點新聞網站。本網通過10個語種11個文版,24小時對外發佈資訊,是中國進行國際傳播、資訊交流的重要窗口。

凡本網站註明“來源:中國網財經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地址:北京市海澱區花園路2號牡丹科技樓A座2層 北京國新匯金股份有限公司

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話: 86-10-88828000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號

Published on :Posted on

Post your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